UFO档案当前位置:主页 > UFO档案 >

台媒:CIA解密文档称俄士兵遇外星人被“瞬间石化”

参考消息网2月23日报道台媒称,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早先解密的百万份档案文件中,引起许多关注,其中有一份1993年的报告特别引人注目,美国情报部门获得一份250页的苏联国家安全局(KGB)机密文件,其中详述多名士兵大战外星人,发生如科幻电影般的超写实场景,士兵们还被外星人“瞬间石化”,动弹不得!

台湾中时电子报2月23日报道,这份标记为“1993年3月27日”建档文件的机密文件记录,来自苏联国家安全局(KGB)、厚达250页的机密文件中记载,苏联军方曾在西伯利亚地区遭到外星人攻击,除了有大量纪录照片及图画,更有2名生还者的证供。

KGB文件指出,一队士兵执行训练任务时,突然发现一架不明飞行物体(UFO)在附近盘旋低飞,惶恐之下有人发射飞弹,将UFO击落坠毁,残骸落地后有5个身材矮小、有着巨大头颅与大眼的不明外星生物走出UFO。根据两名生还士兵叙述,5个外星人突然“合体”成一个球体,发出巨大声响,并散发出超强白色光芒,接着在数秒后爆炸,发出激烈强光,23名在场的士兵瞬间被石化,这两名士兵则刚好躲在阴影后,逃过一劫。

最后,UFO残骸及士兵尸体其后被运往莫斯科附近一个秘密科研基地化验,军方发现死亡士兵的身体组织全部变成石灰岩。CIA人声称,外星人的科技远超人类的想象,这起复仇事件非常恐怖,令人不寒而栗。

虽然这份文件的确在CIA网站里,但有专家提出质疑,中情局文件中所谓的“KGB密件”,其实是引述一份乌克兰媒体,而这份乌克兰媒体又只是引述一份加拿大的小报,可信度令人存疑。

延伸阅读:专家称接触外星人后果严重 或终结地球生命

随着天文学家找到越来越多厉害的方法寻找宇宙中其他地方的生命,一位著名的研究人员警告说,我们对于自己想要得到什么应该谨慎。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2月9日报道,芝加哥阿德勒天文馆的天体物理学家一位名为吕西安娜·瓦尔克维什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新闻电视台说,事实上,对人类来说与外星人接触可能是灾难性的。她说:“有这种可能,我们主动发出信息,想要引起智慧文明的注意,而我们联系上的智慧文明未必会把我们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

她说,与外星人联系可能是灾难性的——但也可能“加速提高地球上高质量生活的能力”。

最近接受采访时,史蒂芬·霍金说:“如果外星人拜访我们,结果很可能就像哥伦布登上美洲大陆,对美洲印第安人来说并不是好事。另一方面,也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好处。可能会结束地球上的生命,也可能会加速提高地球高质量生活的能力。我们无法预知。”

史蒂芬·霍金还认为,我们试图联系外星人是在做一个危险的游戏。

这位物理学家认为,如果外星人发现地球,他们可能要征服我们的星球并进行殖民化。

但搜索外星文明研究所的共同创始人、前所长吉尔·塔特认为不会是这样。她认为,任何成功穿越宇宙的外星人都会有足够的教养,能够做到友善平和。

她说:“认为存在比我们的文明还要长久得多的文明的说法,以及科技仍然具有侵略性这个事实,在我看来,都毫无道理。”

20世纪80年代制定了首次接触基本协议,但这些只是准则,而不是处理与外星人接触的行动计划。

探测地外文明无线电信号工作的领导者塞思·肖斯塔克说,需要付出更大努力来制定出行动计划。他说,我们目前对外星人的反应“就像尼安德特人制定计划以防美国空军出现一样。”

肖斯塔克先生是加利福尼亚搜索地外文明研究所的资深天文学家,该所研究人员正致力于探测来自外太空的无线电信号。

20世纪90年代,肖斯塔克先生主持了一个委员会,为研究人员倾听外星人信号拟定了“探测后协议”。

但从那以后,那些协议基本未变,被作为准则,而不是关于与外星人接触的明确计划。

肖斯塔克先生对趣味科学网站说,该准则写道,“如果你捕捉到一个信号,核实…告诉其他人…未经国际磋商不得发送任何回复信号。”

但这个协议不具法律效力,肖斯塔克先生说联合国也无意修正该协议。

他说:“目前为止美国政府对搜索地外文明研究所的研究毫无兴趣。”

“这不是政府项目,所以他们与此毫不相关。我希望看到他们对此感兴趣,但至今未发现。”

1997年,一颗欧洲卫星发出的信号造成搜索地外文明研究所发出错误警报,但只有记者对此有反应。

肖斯塔克先生说:“我们当时认为那可能是真的。”

“我一直在等待‘黑衣人’出现——他们没来。我一直在等待五角大楼来电,我一直在等待白宫来电,他们没有打电话。但《纽约时报》来电了。”

肖斯塔克先生说,虽然探测无线信号不像在地球上真的遇到宇宙飞船那样极端,但对于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应对计划。

他说:“上周的会议上有人问我‘如果外星人登陆地球军方有什么计划去应对?’我回答说‘我不知道…’但据我所知,他们没有计划。”

还有人对我们如何与外星人交流表示关切。

但肖斯塔克先生相信留下好的第一印象是关键。

他说:“我曾数次参加会议,人们讨论我们是否应该告诉(外星人)人类的所有恶习,或只告诉他们好的方面,如此之类的话题。”

“对我来说,这就像澳大利亚土著人看到库克船长乘船从地平线而来,然后说‘我们要开几次会议,讨论跟这些人说什么以及我们要使用什么语言’。——但这些都不重要。”

人类已经通过电视和广播信号播放新闻很多年了。

肖斯塔克先生说:“这些信号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就已经发向太空,我们已经告诉他们,我们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