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档案当前位置:主页 > UFO档案 >

科学理性曾杀死UFO 为何希拉里还在竞选中提到?

(原标题:希拉里在美国总统竞选中为什么会提到UFO?)

科学理性曾杀死UFO 为何希拉里还在竞选中提到?

宇宙中真的存在外星人么?大多数人可能对此没有疑议,毕竟宇宙是一个如此浩瀚的未知世界。那么,外星人真的乘坐UFO(不明飞行物)到访过地球么?这恐怕就是一个未知之谜了。不过,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竞选中,民主党竞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公开表示,自己相信UFO到过美国,更相信美国空军捕捉了UFO。希拉里甚至向美国人承诺,如果自己能够成功当选美国新一任总统,她将派调查小组前往美国的“51区”(美国一个秘密军事基地,据说这里曾藏有外星人),探索UFO的真相。

希拉里在竞选中提到UFO和外星人,只是随意而为吗?其实不然。近期,美国人对于UFO和外星人绑架事件的兴趣似乎正在高涨。比如,2015年,益普索集团(全球十大调查公司之一)所做的民意调查显示,45%的美国人相信外星人访问过地球。同时,上世纪90年代那些经典的科幻电视节目,诸如《X档案》和福克斯的科幻喜剧《解剖外星人》,也开始再次放到黄金时段重新播出。说到底,希拉里关注UFO,也许只是在关注自己的选票,因为希拉里如果将要公开“51区”的秘密,她在竞选中会得到美国广大科幻迷们的支持。

希拉里在美国总统竞选中为什么会提到UFO?的头图

不过,虽然美国人对于UFO的兴趣正在重新增加,但盖洛普咨询公司的民意调查显示,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里,美国人对于UFO的兴趣曾逐渐减弱。2001年,33%的美国人相信外星人已经访问过地球了,2005年,这一数字回落到了24%。另外,历史显示,自从1947年所谓的现代飞碟学开创以来,美国人对于UFO的兴趣始终在经历“流行”与“不流行”之间的反复。社会心理学家认为,这种现象的背后,其实是有着社会的、政治的和心理学的原因。

科学理性曾杀死UFO 为何希拉里还在竞选中提到?

早期的UFO热潮

1947年6月24日,一位名叫肯尼思·阿诺德的飞行员驾驶飞机途经华盛顿雷尼尔山上空时,看到了9个发光的物体编成队列快速移动,媒体将其戏称为“飞碟”。几周后,美国新墨西哥州罗斯维尔的《每日新闻报》刊出一条耸人听闻的消息:“空军在罗斯维尔发现坠落的飞碟。”这条新闻马上被《纽约时报》等各大报刊转载,在美国人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人们从四面八方奔向美国南部的新墨西哥州,政府不得不出动军队来阻拦蜂拥而至的人流。为了解释飞碟现象,科学家们宣布,UFO将成为重要的科学研究课题——现代飞碟学就此产生了。

在科学家们的感染下,美国出现了首次UFO热潮,到了1947年底,美国人已经报道了超过850次目睹UFO的事件了。上世纪50年代后,外星人曾经到访过地球的观点越来越深入人心。此时媒体上开始报道一些人类与外星人发生接触的新闻,有趣的是,这些新闻常常带有色情色彩。

比如,美国人报道的首位被UFO绑架的人是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技工,他名叫杜鲁门·贝修姆。贝修姆声称自己被带到了来自于“号角”行星的宇宙飞船上,这个“号角”行星位于遥远的猎户座,是一个由人类主宰的星球。据贝修姆本人交代,宇宙飞船的船长是一个叫做奥拉·瑞尼斯的美女。在飞船停留期间,他爱上了瑞尼斯,这导致了他的老婆和他最终离婚。此外,还有“被绑架者”说,自己被带到了宇宙飞船上,被迫与女性外星人繁衍后代。

对于美国人首次出现的UFO热潮,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们做了解读。美国著名精神分析学家卡尔·荣格就认为,UFO报道的井喷是在帮助美国人适应冷战带来的压力、排解冷战带来的恐惧。此时,处于冷战中的美国政府一直怀疑苏联人会制造一些乱七八糟的飞行物来监视美军基地,因此,美国情报机关要求民众向其汇报所有看到的不寻常的事情。

另外,上世纪中期,美国社会习俗正在迅速地改变,这种改变在种族问题、性别和性取向这样的领域尤其明显。根据历史学家斯科特·普尔的说法,人们之所以大传有关外星人的风流韵事,可能是在通过另外一条途径谈论社会风气的变化。比如,1967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最终公开宣布“不同种族通婚合法”,然后美国媒体就爆出了“希尔夫妇诱拐事件”。事件称,黑人巴尼·希尔以及他的白人老婆贝蒂·希尔在新罕布夏州遭到外星生物的绑架,美国人在谈论这起外星人诱拐事件的同时,也会谈论跨种族婚姻的问题。

科学理性曾经杀死UFO

上世纪50年代,美国人对于UFO和外星人诱拐的报道泛滥成灾,尽管其中大多是捕风捉影,真实性非常可疑,但是美国政府和空军对于这些报道的态度还是异常严肃的。从1952年到1969年,美国政府开始组织开展关于UFO的一系列研究。

1952年,美国空军为调查UFO成立了“蓝皮书计划”,该计划由美国著名物理学家爱德华·康登领导,共有30多名科学家参与研究和追踪UFO。1969年,康登公布了调查结果——《康登报告》,报告指出,科学家研究了总共12618件关于UFO的报道,但大部分报道都只是误认了自然现象(比如云、星星等)或是普通飞行物,还有一些是谎报,仅有701件(约6%)可以被归类为原因不明。所以,大部分UFO的报道都是无稽之谈,继续研究已经毫无意义。基于这份报告,美国国会终止了所有对于UFO研究项目的拨款。

对此,宗教学家达瑞尔·卡特琳认为,美国政府打压大众的UFO热还另有原因。在她的书《闹鬼地》中,达瑞尔解释道,“美国民众当时是非常不理性的,这使得美国政府非常头疼,那个时候,各种民权骚乱和大型的嬉皮士集会时有发生,各种反战游行和抗议集会蔓延到全国,因此华盛顿方面通过官方对科学和理性给予了高度支持。”另外,由于科学家不断从科学理性的角度对睡眠瘫痪(一种睡眠障碍,人们睡眠时处于半睡半醒的状况,同时还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甚至还能听见周围的声音,许多UFO事件就是这样杜撰出来的)和大脑错误记忆进行了解释,人们也开始以更加理性的眼光对待UFO。

由于美国的权威学者和学术机构开始对UFO多持否定态度,上世纪70年代之后,UFO一度成为了“学术界之耻”。比如,康登就主张教师们不要鼓励学生阅读有关UFO的书籍,他认为这会严重伤害学生们的科学思维能力和判断力。又比如,1973年,美国航空航天协会调查了大学里教员们对于UFO的态度,发现大多数教员都持否定态度。